俄罗斯第一次破处

俄罗斯第一次破处

夫饮酒伤胃,胃气熏蒸,宜乎肺气之热矣,然而胃火熏肺,而胃土实生肺也。 故上条可以轻治,而此条非重治断难奏效耳。

此方全是益肝之药,非益脑之品也。人有日间发厥,而夜间又厥,夜间既厥,而日间又复再厥,身热如火,痰涎作声,此乃阴阳相并之厥也。

 盖肾中之火,又挟心包相火并起而上冲耳。 故一剂而目痛愈矣,再剂而头痛除矣,三剂而寒热解矣。

盖肝木气郁,下克脾土,土畏木克,而阳气不敢升腾,因之下行而无可舒泄,复转行于上而作呕,彼此牵掣而痛无已时也。 一剂而郁少解,再剂而郁尽解也。

不知白通汤乃纯是大热之味,投其所宜,恐致相格而不得入,正藉人尿、胆汁为向导之物,乃因其阴盛格阳,用从治之法为得也。 夫太阳之邪,既入阳明,自宜专治阳明,不必又去顾太阳也。

 若心包无火,无非清气上升,则喉舌安闲,语言响亮,迨心包火动,而喉舌无权。夫既是肾阴之虚,用地黄汤以滋水,加麦冬、五味以益肾之化源是矣,何加入肉桂以补命门之火,非仍是治少阴之寒邪乎?

Leave a Reply